春暖花開,幾位好友相約踏青。淺山陌疇,馥香濃郁,擁紅堆雪,楊柳依依。“閨蜜”們憐香惜玉,沉浸在“人面桃花相映紅”的美賞中。驀然回首,我見不遠處的磷頭上一抹青色,便走近探“秘”。誰知這一探竟扯出一縷縷情思。

 

家鄉有樣野草叫車前草,不過我們經常叫其昵稱“豬耳根兒棵”,那是生長在路邊、溪畔、溝沿、堰頭上的“棄兒”。

 

我曾細緻觀察過這東西,油肥的葉片,掌面生縱向的凹紋,收攏於葉柄處就像豬耳朵的形狀,無怪人們給它個形象的稱謂。

 

至於為什麼又叫車前草呢?記得爺爺給我講過個故事:說古時候有名將軍帶隊去伐西戎,由於地形生疏被圍困在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。時值盛夏,天旱無雨,兵馬都因缺水而得了“尿血症”,荒郊野外哪里有藥物,可把人急壞了。這時候有個馬夫發現了蹊蹺,有幾匹馬歡似的無此症狀。仔細觀察,發現馬兒盡食路邊的一種油綠草棵兒,馬夫拽點葉子咀嚼,略顯澀澀的,便吃了點,也真神奇,自己的病好了,便馬上報告將軍。將軍說草在哪里,馬夫順手一指,“喏,車前便是”。於是將軍命全體將士采食,過了一劫。那“車前草”的名字便傳了下來。

 

待我上中學後,偶然知曉這車前草還有個“雅號”—芣苢。那是源於《詩經·周南·芣苢》:

 

“采采芣苢,薄言采之。 采采芣苢,薄言有之。 采采芣苢,薄言掇之。 采采芣苢,薄言捋之。 采采芣苢,薄言袺之。 采采芣苢,薄言襭之”。

 

老師說這是先秦人們采車前草時所唱的歌謠。《詩經原始》的作者方玉潤曰:“涵詠此詩,恍聽田家婦女三三五五於平原秀野、風和日麗中群歌互答,餘音嫋嫋,若遠若近,忽斷忽續,不知其情之何以移,而神之何以曠”!

 

記得小時候我身體羸弱,經常拉肚子,吃西藥又不去根兒,奶奶領我去看村裏的一位老中醫祥爺。祥爺讓奶奶去薅些“豬耳根兒棵”熬熬喝。那東西熬後綠湯子,澀澀的味道難以下咽。奶奶便給調點蜂蜜讓喝下去。後來母親聽說這東西還可當菜吃,明目清熱,便采些回來煮煮涼拌吃。只覺得那味道怪怪的,不比別的青菜好食。但說來別人不信,我的腹瀉倒是好了。

 

大學時寫《詩經》賞析文章,我和同桌都選題《芣苢》,結果她採用毛傳說此草“宜懷任(妊)”即可以療治不孕;說此詩疑惑是皇宮後妃們採摘以孕子。我倆發生爭執,我給他說了一大堆經歷,她也不信,難怪人家是城裏人嗎!可誰知不打不成交,後來我們走到了一起,當然最終她還是被我說服了。因為文學藝術深厚的根源,就在於直接深刻的生命體悟之中。

 

“閨蜜”們見我異地發愣,都“喳喳”著過來,發現是車前草,個個一頭霧水。我給他們講了其功用典故後,大家嚷嚷要“采采芣苢”,我卻力阻,告訴大家,畢竟時代不同了,讓芣苢擁抱春天吧!讓自然的環境美常駐我們心中。只有她微笑著吟詠:“采采芣苢,薄言美之。采采芣苢,薄言止之”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